新浪微博腾讯微博|收藏博浪户广|在线留言欢迎来到博浪户广公司官网 | TEL:13912474447

全国服务热线:13912474447

热门关键词:

当前位置:无锡门头制作 > 案例展示分类 > 店主自换门头广告遭街办城管两轮罚款

店主自换门头广告遭街办城管两轮罚款

文章出处:未知责任编辑:admin人气:发表时间:19-10-14 14:05【

东北小伙小张今年25岁,他将人生第一次创业选择在了西安。在雁塔路开家小店,不想,店还没开业就来了拨人声称要罚款,先交了1000元的罚款后,第二家城管不认,需要重新罚款。

还没开业被街办罚了1000元

小张4年前来西安打工,今年他有了创业的打算就辞职准备下海,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,在考察了项目之后他准备加盟一个全国连锁的鸡排,5月初他在西安雁塔路颐高电脑城楼下接下了一个店铺,接店铺就得换门牌,小张咨询周边商户如何换门牌,有人告诉他要到城管办手续。

5月27日左右,小张来到雁塔路万达广场对面的碑林城管执法局咨询,他告诉门卫要咨询换门牌的事儿,门卫告诉他要找城管监督科,在一楼一个办公室门上写着“执法监督科”的办公室,小张将想更换门牌的事告诉了工作人员。

对方问他门牌是否要拆除,小张说只是想换字体和附在上面的布条。对方再问他有没有手续,小张说没有手续,但转店时前一家店主说给城管交过1000元的费用。工作人员说,那就不用手续,让他直接回去换。

临出门时,小张问对方贵姓,工作人员告诉他自己姓冯,在公示栏上,小张看到了冯的照片和职务,是城管监督科科长。

得到了答复,小张6月5日就自行更换了门头的广告牌。6日下午,就来了两名男子问小张,这谁的店,并问装修有没有手续,小张说已经给城管打过招呼了。

男子称,城管和他们不是一个部门,他们是街办管市容的。如果没有手续就要罚款,并介绍自己姓段,之后又叫来了同行的人,介绍说这是小赵,让小张和小赵谈。

之后段姓男子走开,小张应邀和小赵上了一辆轿车,在车上谈了价格,最后谈到了1000元,小张将1000元交给了小赵,但对方并没有给他开票据。

1547687649219578.

第二轮罚款接踵而至

交了罚款,小张以为万事大吉了,6月10日小张的鸡排店正式开业了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轮城管再次来袭。看到小张的店后问他有没有手续,小张如实回答,并说已经给文艺路街办管市容的交过1000元罚款,一位姓石的城管执法员说,他们是碑林城管执法局第四中队的,主要是管他们这片区的,如果没有手续就要罚款,文艺路街办的的罚款跟他们没有关系,而且,文艺路的根本没有执法权。

小张解释,他是征得冯科长的同意后才换的门头,对方说,他们没有接到冯科长的通知。并给小张一张名片,让他第二天到四中队去一趟和他们领导向利民具体细谈。6月11日,小张因其他事没有到城管四中队。

碑林城管称文艺路“市容”“瞎整”

6月20日左右,小张回到店里再次接到了城管四中队的电话,让他到办公室交罚款。23日上午,记者以小张表姐的身份和小张一起到了位于建西街的城管四中队,在一间办公室见到了组长向利民。对小张的遭遇向利民表示同情,但是罚款却不能少,向利民还拿出了两个文件,称雁塔路是一类道路,小张要接受的是3500元至5000元的罚款。交了罚款之后就给小张办更换门头的手续,这个手续是免费的,并详细介绍了办手续的具体过程。

小张诉苦说,已经给文艺路街办的“市容”交了1000元罚款。向组长说,对文艺路街办的处罚,执法局一概不认,街办没有任何处罚权力,他们的处罚行为属于“瞎整”,属于违规处罚,街办除了有卫生收费外,无任何处罚权力,属于临时工。

向组长似乎并不着急谈罚款,而是和小张聊起了家常,后小张问到罚款时,问能不能少罚一些,向表示他们要做材料,如果少罚就不能向上级交代,并向小张和记者出示了其他家的罚款手续。记者看到,从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。小张表示,自己的生意不好做,只带了1000元,向组长表示,差得太多,不行。

眼见中午时分,办公室的另一位姓石的工作人员出现,向组长称要打电话离开,石在了解了小张的家庭困难之后说,就罚2000元,也算照顾他了,再后来聊到小张最近有些倒霉的遭遇后,称不忍心罚款,就罚1500元,但是必须在两天之内交。

12342称:碑林城管的做法欠妥

6月24日,记者来到文艺路街道办询问城管科有没有段姓的工作人员,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城管张科长的电话,张科长在接到电话后称,确有此人。之后,段姓工作人员将电话回拨到记者的手机上,问找他有什么事儿,并告诉记者他名段文博(音)。

昨日上午11时09分,小张向城管热线12342拨打电话咨询,将自己的情况向12342说明,工作人员说,像小张这样的情况最多的罚款也只有500元,碑林城管如果要罚款那么多,做法欠妥。记者发稿前也向12342拨打电话咨询,但工作人员说具体情况要向碑林区咨询,并向记者提供了碑林城管执法局的一部值班电话。

记者手记:初向记者报料时小张十分犹豫,他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曝光后就无法在原来的地盘经营,担心被打击报复。他说“必须还要在人家的地盘上做生意”。但城管一再打电话催他交罚款,小张说,他相信这个的城管只是城管队伍中的个别现象,相信在曝光之后他们的警营环境会更好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段姓工作人员给小张打电话,说要给他退1000元,原因是事情没有办成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3532 Second.